楚益渺

【伞修】 一切不过是场梦

反转刀,慎入



  不知为何,最近叶修的右眼皮总是跳个不停。

  那俗话说啊:左眼跳财,右眼跳灾。虽然叶修从来不相信这些,但连着跳了这么几天,也搞得叶修心里有点发怵了。

  叶修皱了皱眉,颇有些无奈地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右眼,感受着那欢脱的右眼皮时不时地在掌心里跳动着。

  “阿修,眼皮还在跳么?”苏沐秋不知何时提着一袋子的零食走了进来,见状,微微有些担忧地问道。

  叶修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,摆了摆手道:“没事的。”

  “叶修哥,都说左眼跳财,右眼跳灾,你最近还是小心点好啊。”苏沐橙的声音从里屋传来,伴随着的,还有手敲键盘发出的“嗒嗒”声,“哎呀!又输了!”苏沐橙懊恼地叫了一声。

  叶修挑了挑眉毛,“我说沐橙,这事你也瞎掺和一脚做什么?”他顿了顿,“我会小心一点的。”说着,从椅背上捞起自己的外套,对着苏沐秋说道:“烟瘾犯了,走,陪哥买烟去。”

  苏沐秋无奈的看了他一眼,认命似地起身随他出去了。

  就要过马路时,苏沐秋伸手拦住了叶修:“别过去了,我帮你买吧。”说着,便迈步向前走去。

  “你这......”叶修哭笑不得地望着他,却没有跟上去,只是在苏沐秋身后喊道:“快去快回啊!”

  叶修走到一棵树下,低着头踢着脚下的石子,心里却不知为何越发的不安了起来,右眼皮也突突地跳得有些发疼。

  怎么回事?

  他伸手捂住自己的右眼,耳畔却突兀地响起一阵急刹车的刺耳声,还伴随着人们的尖叫声以及重物落地的声音。右眼皮停止了跳动。

  不跳了?

  叶修放下了手,却发现掌心已是殷红一片。

  难道?叶修猛地睁大了眼睛,也不管仍在向外冒血的右眼,拔腿便向马路边跑去,拨开人群,却看到了他永生难忘的一幕。

  苏沐秋倒在血泊里,抽搐着,手里却仍紧紧地握着那包为叶修买的烟。

  “沐秋......”叶修失声喊道,踉跄地朝他走去,却又重重地摔在了他的身旁。叶修搂住了苏沐秋,眼泪却是大滴大滴地掉落了下来,落在了苏沐秋那张苍白的脸上。

  为什么会这样?

  苏沐秋虚弱地笑了笑:“哭什么,”他抬起手,挥了挥手中的烟“烟,我给你买来了。”

  “苏沐秋你个该死的别说话了!撑着点!救护车很快就到了!”叶修哽咽着,一边骂着他,一边将他搂得更紧了点。叶修能感觉到,苏沐秋的生命就要流失殆尽了。

  到底该怎么办?

  苏沐秋摇了摇头,仍是笑着:“没用的。”

  “眼皮没再跳了吧?果然是这样啊。”

  “要是当初能像这样护住你就好了。”

  什么?叶修愣住了。

  “是该醒来了呢。”苏沐秋的眼里露出了不舍。

  “不要忘了我啊,阿修。”

  苏沐秋闭上了眼,耳畔叶修的声音与救护车的声音变得越来越模糊。

  “再见了。”

  这是他意识消散前最后道出的一句话。

——医院里

  苏沐秋有些吃力地睁开眼,动静不大,却也惊醒了睡在床边上的苏沐橙。

  “唔......”苏沐橙抬起了头,随后惊喜地睁大了眼睛,“太好了!哥你醒啦!”

  “嗯。”苏沐秋笑了笑。

  “真是吓死我了,哥你怎么会突然就倒下了呢?”

  “沐橙。”苏沐秋低着头把玩着手里的床单,看不清他脸上表情:“我梦见叶修了。”

  “啊......”苏沐橙愣了愣,“叶修哥......”

  “他打算过去买烟,我拦住了他,我替他买了烟,然后被车撞了。”苏沐秋轻笑了一声,“然后他抱着我哭得满脸都是眼泪。”

  苏沐秋顿住了,屋内时一阵的沉默。

  “要是我真能像梦里一般护住他就好了。”过了良久,苏沐秋突然说到,声音有些哽咽。他仍记得那个懒散的少年,浑身都是血地躺在他怀里,明明痛苦得要死,却仍嬉笑着将手中的账号卡递给了他——那张一叶知秋。

  “替我保管好它啊,沐秋。”

  他将秋木苏与一叶知秋握在手里,痛哭着,看着他的少年渐渐闭上了眼睛,却又无能为力。

  他的少年啊,终究是在18岁那年,化为一抔黄土,永远消失在他的荣耀之中。

【全职 男神x你系列2】

楚渺

张佳乐

那天,快十一点了,
张新杰已经在我旁边准备收我手机了。
小媳妇突然发信息说,
她手机好像出了点问题。
于是,在那快到十一点的最后三分钟,
我手速爆发,给媳妇发去了指导信息,
那一刻,我大概知道,
拥有叶修的手速,是一种怎样的感觉。
只是,张新杰收我手机的时候,
奇怪的盯了我一眼。
第二天,媳妇来俱乐部找我的时候,
一把把手机拍在我脸上,
而屏幕上,正是我昨晚发给她的短信。
"张佳乐!!!你看你昨晚发的都是什么东西!!!"
我一看,
"你只要#$%(3-然后九可以?:$;%,只要有/$@*;那个窗口弹出来-%*#就好了"
妈的我昨晚都发的什么东西啊!
——"媳妇你听我解释!真的是因为昨晚张新杰快收我手机了!!你别走啊!我可以为你解读的!!!
"滚!"

【男神x你系列1】

楚渺

叶修

前几天,
媳妇不想下厨了,
叫我点外卖。
还特意叮嘱我说,
那家店人很多,手速一定要快。
好吧,为了向她展示哥的手速,
我连点了八份。
然后接下来的一个月,
俩人在餐厅刷盘子度过。
——"不是你叫哥点的么。""你他妈少废话快刷!"

楚益渺,初见安。
这里楚益,楚渺。